主页 > 文化 >

莆田济川村:我们要原来的文化老家

浏览量: 发布时间:2017-07-22 10:01

济川全景

济川全景

  6月,林思代表团队在火堆公益众筹平台上发起“一起拯救深山千年古村文化”的众筹项目,为济川村的明代乡贤林爱云编撰一部传记。这一提议得到了村里乡亲们的大力支持,目前筹款目标已提前完成,获得了300多人次的支持和帮助。

  作为济川走出的年轻人,林思说起自己的家乡非常自豪。因为济川村是莆田市唯一的国家级历史文化名村和传统村落,从古至今,这个小小村落人才辈出,留下“古有一门三状元,今有清华三连冠”的佳话。

济川村的莆田第二大水库——金钟水库

济川村的莆田第二大水库——金钟水库

  千年耕读传佳话,却走向空心化

  济川地处仙游、永泰交界,是仙游对外交流的要冲,千年古道至今尚存。由于济川位于山间平地,既封闭又开放的特点,自汉代来古村落的格局未有大的改变。

  村中古民居的建筑布局、建造工艺、装饰艺术等,都是闽中南山地民居的典型代表。还有三古宫、三古亭、三古桥、三古寨、三古井等宋明清文物古迹,其中省级文保1处,县级文保4处,其他待申报文物50余处。除了建筑,村里还保存着“为有楚歌杂吴谣”的十音乐队和木偶戏班子,民俗文化资源丰富。

  这座深山古村尽管远离城关,却是声名远播。宋代,村中曾有过“一门三状元”的传奇,使得科第文化兴盛一时。时至今日,济川人读书求学的氛围依旧浓厚。1985-1987年,小村连续三年有3人考入清华大学,被传为佳话。

  目前在莆田一家保险公司做培训师的林思,念初中时离开的济川。林思发现,鼎盛时期有3000多人口的济川,现在能看到的只有老人和为数不多的小孩,空心化越来越严重。

  “济川是生我养我的故乡,虽然前几年获得了国家历史文化名村的荣誉,但是也无法改变空巢化的趋势。”林思觉得痛心而又焦灼。

济川村的自然风光

济川村的自然风光

  老人身先士卒,青年接过传承火炬

  “不要空心,我们要原来的文化老家”,这样的信念在林思和他的小伙伴心里扎下根,这是源自一位同样来自济川的老乡林仕杜的启发。

  林仕杜曾是福州市农业局干部。1987年退休后,他全身心投入济川的宣传开发工作,引荐大家到济川观光,在福州举办济川风光书画作品展,争取社会各界对济川的支持。他甚至不顾年事已高,不畏严寒酷暑,对济川各个景点进行详细的勘察和考证,编写了《济川风光》一书。这位2011年去世的老人将对家乡的热忱和热爱用自己的方式诠释得淋漓尽致。

  随着入选国家级历史文化名村和传统村落,外部资源的引入对于济川硬件修复和完善大有助益,软件建设的缺失却是最薄弱的环节。

  乡建过程中,文化建设最难。“去年经过对自己家乡文化的脉络梳理,我们发现重拾文化对于济川而言,很急迫。”一群年轻的济川人开始将决心化为行动。

莆田济川村:我们要原来的文化老家

  筹印先祖传记,存续一缕书香

  林思认为,在复兴乡村的进程中,文化的凝聚力最为重要。

  查阅历史后,他们发现济川作为一个千年历史文化名村,在历史溯源上有明显的分水岭,村里至今保留着众多的古宋桥、宋井等遗迹,然而宋明两个朝代中间却像断片一样,没有留下过多历史痕迹。

  他们将文化复兴的突破口放在了一位传奇的先贤身上——明代的林爱云。作为济川村中兴的历史人物,林爱云在整个县城都具有独特的历史地位。

  林思介绍说,虽然终身未仕,但林爱云生平重教崇文,在身后曾得万历皇帝下旨追授官职。他在仙游县重修宗祠、重义疏财,深受众人爱戴,去世时,送葬队伍长达8公里。

  仙游城关至今仍有一条小胡同济川巷,聚集了济川自唐代以后历代移居县城的济川林氏后裔。位于济川巷1号的“仙溪林氏大宗祠”,建于宋政和三年(1113年),历经460多年的沧桑。明代万历年间,林爱云对“名宦祠”进行大规模翻建,竣工后改名为“忠孝祠”。如今它已成为福建省涉台文物保护单位,被誉为莆仙明清古建筑艺术博物馆,为福建八大祠堂之一。





上一篇:来自18个上海国际友好城市的百余师生上海体验中
下一篇:汉堡加盟明星企业:快乐星企业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