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要闻 >

快手的虚拟江湖中,他们在如何 “重新定义自己

浏览量: 发布时间:2017-12-17 13:26

  王立娴: “ 又一篇关于快手的万字长文。不过在这篇文章里,倒是少了以往快手文里的常见的悲悯之情。快手,给草根们提供一个更好的平台,获取关注,同时又能并通过广告变现,只是.....有些人太努力了。 ”

  该文章转自 财经天下

  财经天下 文|孙静 编辑|李然 摄影|王盼琛 尹夕远

  “双击666”。

  如果对这句口号感到陌生,说明你还没有用过“快手”——一款下载量3亿的超级短视频App。

  “双击”就像进入快手世界的通关密语,它代表喜欢,关乎上“热门”机率,还有可能影响变现。

  当你观赏一段短视频,“双击666”会以喊话、醒目粗体字等方式立体环绕你的感官,就像电视购物广告里重复着:赶快拿起电话,拨打40086***……

  这未必符合开发者的初衷。快手官方曾表示,希望为普通人提供一个可以展示、记录生活的分享平台,官方只做“隐形的手”。

  但在名利裹挟下,人性弱点也被放大。随意浏览快手热门区视频,上面既有记录龙凤胎日常的小镇母亲、晒满院玉米的农村大妈,又有所谓搞笑的“乡村非主流”低俗段子手、打着公益旗号靠直播敛财的伪善者以及吃死猪肉、吞灯泡等异物的奇葩男女。

  继续下拉这幅长卷,你仍会看到不加滤镜的生活百态,但真正吸引眼球的,往往还是那些奇葩视频。

  在很多人眼中,快手就像另一个平行的魔幻世界。它飞速成长,独立于主流视野之外。直到有一天,一篇名为《底层残酷物语——一个视频软件里的中国农村》的争议文章刷爆朋友圈,身处主流话语体之内的人群,方才注意到这款App。知乎上开始有网友讨论,快手为什么会火?那些低俗视频是否反映了三四线城市及广大农村的真实审美和精神面貌?

  我们跟访了三位快手红人,试图了解他们的走红路径,看他们如何审视自己所置身的“虚拟江湖”,如何在其中重新自我定义,而平台、看客及商业力量,又是如何在推动这个“平行世界”运行。

  上热门

  “小伟成网红了。”初中同学在微信上感叹。他们记忆中的网瘾少年石神伟,现在上新闻、坐飞机,风光无限。

  石神伟通过玩快手走红。他给自己起的网名叫“搬砖小伟”,认为这个名字接地气、喊起来亲切。

  虽然年仅22岁,但石神伟已经在建筑工地干了6年,搬砖、砌墙、打混凝土,同统计部门数字中的5800多万建筑农民工一样,原本几乎没渠道被外界关注。

  在部分人眼中,建筑农民工甚至比其他底层工作还要低一分。早先被人问起职业,石神伟总会有点自卑。而今,面对各路记者,他大方自称“屌丝”,觉得自己“不管学历、长相、家庭背景”,都比较符合这个概念。如果换种说法,那就是“底层”。

  石神伟老家在湖北大冶,家里经济条件差,父母常年在外打工。自初二开始沉溺网游,学习成绩一落千丈,没能考上高中。

  一个16岁的少年,拖着干瘦、不足一米七的身板,来到建筑工地。工友四五十岁的居多,他人前孤独,话极少,甚至在工头(亲大伯)面前,也是怯生生的。到工地的第二年,他从6米高的脚手架上踏空摔落,身上穿着的还是学校发的红色运动短裤。

  但是在快手上,“搬砖小伟”是129万粉丝追捧的励志红人。他拍摄的工地健身视频,多时能达数百万次点击。

  在快手,上“热门”是涨粉和提高曝光度的最主要途径。“搬砖小伟”第一次上“热门”是在今年3月,距他玩快手已有半年多。在福建泉州某寺庙在建天王殿的柱子旁,他用砖块架着手机,拍了一段倒立俯卧撑的视频。

  搬砖小伟在福建某工地健身

  说不清原由,这个视频一下火了,一分钟内涌进好多条评论。

  突然得到大量关注,石神伟特别兴奋,“感觉好不一样”。那天他把手机带到工地,揣在裤兜里,方便干活时偷偷刷评论。

  寺庙在山上,只有2G信号,他盯着评论一条条读下去,页面刷新一次要等一分钟。





上一篇:医生:滴莎普爱思滴眼液 没听说过任何一个有效
下一篇:40是什么意思?聊聊机油的那点事儿(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