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专题 >

52个亚投行小伙伴入行逻辑:各取所需

浏览量: 发布时间:2018-01-09 11:18

不出意外,中国的政治中心北京,也将迎来一个数十个国家和地区参与的区域性金融银行——亚投行。

德国是最新加入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的国家。根据财政部公布数据,截止到4月1日24时,加入到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的国家已经增加到31个。另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除了31个意向创始成员国,财政部确认已提交书面确认函,预计将在4月加入的国家有15个;此外,还有6个国家或地区已表示申请。

它们合计达52个国家或地区。

组成亚投行的52个经济体中,其利益诉求不一。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研究员陈晓晨认为,“亚投行是对现行国际体系的有益补充。现有体系没有完全满足很多中小国家搞基建的需求,也没有满足欧元国家的投资需求。”

东南亚、南亚、中亚:争夺基建投资目的地

“亚投行成员国分为两部分,亚洲国家和域外国家。亚洲国家是主要的投资目的地,是资金需求方,也就是借方。”陈晓晨认为。

在此情况下,东南亚13国、南亚3国和中亚的3国早早便提交书面确认函,成为意向创始成员国。同时,这些国家也是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战略的优先推动区域。国家发展改革委、外交部、商务部3月28日公布的《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提出:中巴、孟中印缅两个经济走廊与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关联紧密,要进一步推动合作,取得更大进展。

陈晓晨表示,“过去,亚洲中小国家更多是国际秩序的被动接受者,这些国家的共同目的是获得比过去更大发言权,甚至有些国家是第一次在这种国际组织中获得席位”。

加入亚投行的13个东南亚国家中,只有印尼是二十国集团(以下简称G20)成员之一,其他国家抱团在东南亚国家联盟(东盟)这一体系中。南亚国家,只有印度同时是G20成员国和金砖国家。

2011年以来,东南亚、南亚和中亚各国都先后发布了基础设施投资计划。印尼2011年公布2015年国民建设规划,仅2011-2014年的中期计划投资总额即达4700亿美元,基建工程投资占比约40%;同年越南政府提出2011至2020年投入4000亿美元作为基础设施建设,其中2011-2015年投入1600亿美元。泰国2013年批准了726亿美元、为期7年的投资规划。

南亚方面,在中巴经济走廊的框架下,中国政府承诺未来六年内对巴基斯坦投资456亿美元,分别在基础设施建设领域投资118亿美元,在能源项目上投资338亿美元。印度总理莫迪2014年上台后,便提出了雄心勃勃的印度铁路升级计划,计划在未来5年内,对总长超过65000公里、寿命达100多年的铁路投入约1370亿美元,换代铁路基础设施。其中,包括建设长达5847公里“钻石四边形”高铁网。

民生证券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由中央层面推动的“一带一路”海外投资项目正在快速推进。收集到资料的20多个海外项目累计拟建、在建投资规模达524.7亿美元,主要集中在中亚、南亚等地区,投资的方向更多以能源、铁路、公路等基础设施为主。仅2015年“一带一路”海外投资规模或接近170亿美元。

“多目标”的欧洲:英、瑞意在维持金融影响力

尽管受到美国的反对,英国仍然成为第一个加入亚投行的西方国家。随即,法、德、意等国随之纷纷加入。

“英国作为美国盟国加入亚投行,是要重整其作为老牌金融强国的地位,巩固伦敦在全球的金融地位”,陈晓晨表示,英国与亚洲各国历史关联多,亚洲很多国家都曾是英国殖民地半殖民地,“英国实用主义的民族性决定了其要赶上东方快车的利益需求”。

对欧洲而言,英国、瑞士和卢森堡等传统金融业强国为维持金融业地位,一般会加入国际性金融机构,并试图影响该机构的政策制定和日常运营。2012年英国金融服务业占GDP的比重为10.6%,瑞士金融业占比GDP约13%。全球五分之一的国际银行业务、接近三分之一的外汇交易、一半的国际股权交易和二级市场70%的国际债券交易在伦敦金融城完成。

“对于亚投行的域外国家,尤其是英、法、德来说,既是既有国际金融体系的获益者,又对这个体系有一定的不满,他们加入亚投行有两面性,一方面寄希望于为自己带来实实在在的利益,另一方面也是从长远看,意向创始会员国的身份获得更大发言权。”陈晓晨认为。

与瑞士、卢森堡等金融业发达国家类似,挪威等北欧国家,沙特、卡塔尔、科威特、约旦、阿曼等中东“土豪”加入亚投行,是借助亚投行成立机遇,将其积累的金融资产在全球范围内的重新配置。目前世界上35%的主权财富基金集中在中东地区,沙特主权财富基金达7570亿美元,科威特达5480亿美元,卡塔尔达2560亿美元。全球最大的主权财富基金挪威政府养老基金更是高达8630亿美元。亚投行长期而稳定的基建收益,无疑对这些基金极具吸引力。





上一篇:寻找失联25年小伙伴 曾住向阳楼小区
下一篇:谁将成为银联“小伙伴”